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

誓詞照妖鏡 愛國還是愛政權(時事評論員 林忌)

誓詞照妖鏡 愛國還是愛政權(時事評論員 林忌)

 

青政小小誓詞風波,演變為香港憲政危機,由行政機關向司法機關申請覆核,要求推翻立法機關的決定,更由特首親自申請,「開創」香港歷史的先河,成件事情最荒誕的,就是特首竟然質疑立法會主席容許二人再次宣誓的決定,更離譜地曲解青政的二人拒絕宣誓,幸而被「守得住」的法院拒絕。
10月12日當日,不是青政的兩位議員拒絕再宣誓,而是監誓的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竟以二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橫幅,拒絕監誓;至於有關議員把China讀成支那,則是事後書面解釋才寫出,令人質疑,並有濫用權力之嫌!而陳維安的監誓絕不認真,沒有發現黃定光竟在誓詞說漏了香港,前後不一的態度,嚴重破壞立法會秘書長政治中立的角色。
長期反對拉布或流會的保皇黨,如今竟為了兩位議員的誓詞,反過來發動流會,阻止兩位議員再宣誓,說明青政擊痛了中共要害,令中共喪失理智判斷基礎,才令港共代表自打嘴巴;共產黨不斷把問題拉扯到「辱華」,甚至拉去甚麼「全球華人」,完全經不起證據的考驗──當日青政二人侮辱的 People's Refxxking of Chi-na,是在罵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中國,更不是中國人,難道罵蘇聯等如侮辱俄羅斯,然後又等如侮辱全球俄羅斯人?「中共國」幾時代表了「全球華人」?
自1732年的日本儒家林春勝、林信篤所撰寫的《華夷變態》指出「中國」早隨滿清入關而滅亡:「大抵元氏雖入帝中國,天下猶未剃髮,今則四海之內,皆是胡服,中華文物蕩然無餘……韃虜橫行中原,是華變於夷之態也」,自始日本認為「華變了夷」,而以小中華自居,而視滿清為夷狄,以音譯為支那,而不認為這是「中華」或「中國」;孫中山創立的興中會,成員必須對天宣誓:「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即吸收了日本的《華夷變態》的想法,認為滿清根本不是中國。
日本的觀點是保留了中華文化的日本才是「中國」,而那個民不聊生遍地貪污與貧窮的,只能稱之為「支那」;「中共國」若被稱為「支那」,就是否定「中共國」僭稱中國的合理性,和大陸那些開明的知識分子,稱呼「中共國」為「黃俄」或者「西朝鮮」,本質相同;而14間香港大專學生會聯署:「三權分立,毀於北狄」,其北狄稱呼,就和「華夷變態」的夷狄看法一致。


立會秘書長否定全港選民

另一方面,議員在宣誓時作出抗議並非香港獨有,英國下議院長期都面對要求改變政體的共和派,以至愛爾蘭獨立及統一運動的當選人的抗議舉動;例如著名的工黨Dennis Skinner,每次宣誓都加料:「我會效忠英女皇,如果她支付自己的入息稅」,而反對北愛留在英國的新芬黨,勝選議員也因拒絕宣誓效忠英女皇而不能出席議會,也不獲議員薪酬,但仍可申領議員助理等開支,名義上仍是議員。反觀香港理應「政治中立」的立法會秘書長,竟拒絕監誓,藉此想否定全港選民,用民主選舉投票選出的議員,這種手法絕不能接受!
八十年代的立法局,其誓詞已改為簡單的「本人必定維護香港法律,並且必定以立法局議員身份,衷誠而確實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香港市民應該質問,為何97前的議會要宣誓為香港市民效力,如今卻不需要?是香港市民大,還是甚麼「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大?

林忌
時事評論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