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川蔡麻辣火鍋(陶傑)

川蔡麻辣火鍋(陶傑)

 

候任狂人總統接了台灣女總統蔡英文的電話,在華人世界像炸開了鍋。華文傳媒和中國人口呆目瞪,好像七點八級黎克特制的地震一樣。
死寂片刻之後,終於聽見一聲刺穿屋瓦的尖叫,然後一室沸騰嘈雜,特別是華文網絡,聲稱馬上攻打台灣有之,下令關閉美國駐北京使館亦有之,但總算沒有說抵制全國麥當勞、抵制留學,或從此不再轉移財產去美國。
偏偏狂人總統和他的團夥,嬉皮笑臉,還敢繼續回嘴,聲稱「侮辱中國又怎麼樣?叫他們去死」(Screw them),這自然是充滿種族歧視、婦女歧視(因為那個Screw字其實是什麼意思,我想許多人都明白),以及右翼法西斯。
有好事者旁述:「這一次中國棋逢敵手了」。這是什麼意思?原來果然,以前的奧巴馬、克林頓之流,是一批懦夫,只有大亨總統,才敢硬起來,所以,杜林普才是對付中國的最佳人選。
杜林普還不收口:在推特嚴正指出:跟誰通電話,不須問過中國批准。狂人一向喜歡女人,他說過:像他那麼有錢,許多女人願意送上門來,一點也不稀奇。所以,一當選了總統,助理提着話筒傳話:有一個女人從台灣打來找你。杜林普才不管他什麼「一個中國原則」,有女人主動打電話來,一定優先接,這就是一個成功男士的原則。
一切都是「文化差異」而已。不是說文化多元,應該彼此包容嗎?
在案發之前,九十三歲的基辛格曾經拿着一根拐杖拜訪狂人。兩個人密談了什麼,沒有公佈。眾所周知,基辛格是一個兩面派,他曾經去重慶親自捧場薄熙來,在紅歌表演中坐第一排,好像很擁護共產黨的樣子。但是在七十年代,基辛格曾下令轟炸柬埔寨的赤柬份子,並策劃政變推翻智利總統阿連德。老朽的基辛格,晚年以遊走美中之間以經營做公關皮條賺錢,越老越狡猾,接蔡英文的電話,說不定就是基辛格向不懂中國文化的杜林普面授的。
然後老基辛格又飛到北京,會見習近平。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自己先製造一場危機,再對他的中國顧客說:應付這種局面,只有我才行,現在,美國出了個瘋子總統,大事不好了,不過不要怕,我有辦法擺平。
這樣一來,中國又要簽支票付錢了。這套路數,香港也有人開始會玩了:本來沒有港獨,明明說是「偽命題」,一旦出了個「港獨之父」,火就真的撥了起來,燒得很旺。全香港擁有救火的勇氣和謀略、捍衛國家領土完整者,只有一個人。
何止杜林普,基辛格一類老千也一樣,這個世界,沒有國家,只有顧客;沒有愛哪一個國家的,一切只是一盤生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