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六藝你識幾多樣?(作者薰華)

六藝你識幾多樣?(作者薰華)

首先,六藝係乜先?又有兩種說法,一者係《周禮》所提嘅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又有一說係出於賈誼,以六藝指「六經」,即係《詩》、《書》、《易》、《禮》、《樂》、《春秋》1。仔細一觀,賈生所講嘅六藝,亦離唔開《周禮》所講嘅六藝,所以我都係講《周禮》六藝啦。
六藝字面意思係點解呢?簡而言之,禮即禮儀、樂自然就係音樂啦、射指箭術、御就係駕駛術、書係文書、數就係算術。不過,如果只係咁睇,就太睇少呢六藝喇。六藝其實係任何一個投身政治嘅人物(現代而言,全體公民都必須要投身政治,以後另文再述)都要識嘅嘢,因為六藝其實並唔係咩用嚟風花雪月、自命儒術嘅嘢嚟,而係實實在在嘅治國之術。既然如此,其精神亦係百世不遷,要適應現代修改細節,亦係應該。何謂也?以下分解。
六藝其實可以分為三組:禮、樂係立國之本;射、御係衞國之術;書、數係治國之器。其中樂亦都可以用於軍事。

禮樂:立國之本



禮樂為何係立國之本?因為禮亦不止於禮儀、樂亦不止係娛樂。或者咁講,正正係因為佢係「禮儀」,所以先係立國之本。因為舉凡對內設制度、定等第、分先後;對外聘問、和戰、會盟等,都離唔開「禮儀」;當你要「行禮如儀」,亦離唔開音樂。所以,禮一方面係人與人之間嘅禮儀,同時亦係「天下儀」,即係村與村、城與城、國與國之間交往嘅「儀」,去到呢個層面,其實「禮」已經係「法度」。為國者,必須清楚「法度」,引伸而言,更係綱紀。
例如話,香港同澳門可以並稱「港澳」,但深圳同香港就唔應該並稱「深港」,因為深圳嘅行政等級只係「地區級」,而香港係「省級」,澳門可以並稱係因為澳門都係「省級」;作為「境外城邦」嘅香港同澳門,更加係有足夠資格同「中國」並稱。又例如話,中共李克強總理訪英,根本就唔應該要求同英女王見面,因為李克強只係政府首腦,可以見佢嘅只有英國首相甘民樂;佢要求見英女王,一係就係僭越習近平國家主席嘅大位,一係就要以「謁見」名義自貶國格;佢唔認呢?咁就係羞辱英國,因為佢要一國之君見佢呢個宰輔之臣

至於樂,一方面佢係藝術一門,通樂器者,善發心聲(《禮記》曰:「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亦善諧和;同時,亦係內外禮儀場合,以致商肆開閉、行軍打仗,都不可或缺。你會問?行軍打仗都關事?當然,君不聞「聞鼓聲而進,聞金聲而退」?即使西方,進軍之際,亦要隨軍樂手助攻,最後發展成「進行曲」一門。樂既係文化、性情所在,亦係禮儀、法度指揮,自然與禮同列,為立國之本。
若談禮樂如何「現代化」,實又無可再現代化。只不過,現代無論政府、民間,均禮崩樂壞,上無綱紀、下無法度,藝人濫竽充數、歌不及義,公民賤視文化、唯利是尚。與其話咩現代化,不如諗下點樣恢復好過啦。

射御:衞國之術



射御二門,一係箭術、一係馭術,似無關係,其實係衞國之術。六藝之說出《周禮》,《周禮》雖云係漢化偽先秦之書,但其說未必無因。今日我哋都好清楚,當東周之世,戰陣上以兵車為主,戰爭模式乃係車戰,以雙方兵車,擇地衝鋒分勝負。列國戰備,亦以兵車之數(乘)衡量。
一乘輕車,馭四匹馬,載三個人:一人馭馬、一人執戈或鈹,以勾人或刺殺、一人執弓弩。射御之術精,臨戰而不驚,悍足以衞國。因此,將射術輕易解釋為箭術、或御輕易說明為駕駛術,係唔啱嘅。試問2016年,你要保家衞國,真係仲用弓箭?定係識揸下車就可以揸坦克車、直升機、戰鬥機、航空母艦就得?今時今日,射嘅係自動步槍同導彈添呀。
而且,當年可以學六藝嘅人都係「君子」,即係用西化中史形容嘅「貴族」。「君子」唔係指落場踢波打人或者同女人拉櫈嗰啲「君子」,而係真係要出入廟堂、上陣衞國嘅「君子」,操作先進武器(兵車同弓弩)當然係佢哋嘅職責。今時今日,我哋有專職嘅軍人,操作先進武器可以交畀佢哋。但作為公民,要做嘅就係隨時預備上陣。輕武器操作要識、防身術要學;即使冇機會學槍法、武術,至少平時都要打下波游下水,身體亦要保持良好體魄,臨戰之際──無論係戰外敵定除內姦──義之所在,出手不疑。唔通你以為真係「愛與和平穿透坦克」咩?

書數:治國之器



書數又如何治國?寫字、計數,人人都得啦。如果只係寫字、計數,就唔會名列六藝啦。書,固然包括寫字,但同時亦係用字,可以話係禮儀之輔。人唔止係要識寫字,更加係要用啱字。今時今日,中共領內之民,若以自己公司名義寫信,好用「我司」而不知有「敝店」,直稱「您」而不識用「 閣下」,講到「 足下」更加只識用於「請勿踐踏草地」告示上。書藝不傳之禍,唔止係咁:歐化中文、黨八股百年間逐寸深植於人心,即香港亦難脫一眾文學綜援戶之禍,更有正字粵棍借書藝上下其手。

咦?你話我離咗題?當然唔係。「保氏教國子以六書」嗰句嘢冇錯真係講緊寫字嘅「六書」,但咁係因為孔孟年代根本就未將「文學」自成一目嘛!去到魏晉時代,文學蔚然,如果你仲只係追求「識寫字」,已經係唔入流啦。
至於數,當然亦唔係只係講緊「計數」啦。數分為九數,當中包括面積、體積、三角、比例等,而九數名目,又偏偏係用「方田」、「粟米」等命名2。由此可知,數藝所講嘅數,唔止係計下數,而係管治上要用到嘅數學方法。「方田」之術以算田地廣狹、「粟米」之術以算五穀交易之價。若以現代而言,吸收西方數學充實亦無不可,但最重要嘅係善用數學同數據。例如話,得諸如肉價、菜價、糧價、水價、樓價、車費、月入等數,明知肉菜水樓車等費皆不合理,就應該致力調控,而唔係因為一時之利,任其惡化;又例如,營造之費要知所預算,不應無理增刪,亂用公帑。
你又話我離咗題?唔通你以為古人學數,就真係學完點計就算?
講到書數兩藝現代化,同禮樂稍同:今之人食米唔知價者多矣,寫字不知義者更多,與其更新,不如恢復;但係,恢復同時更加要強調一個「用」字。點用書、點用數,比起寫個靚字、造個靚數更加重要。亂用文字前已述,亂用數字更可惡。凡用數,明知其數反映社會異狀亦視而不見,必有貳心。認真面對數字,避免感情用事,客觀對待,合理應對,先係用數嘅態度。

依家係2016年,學六藝唔係叫你學泥古。禮、樂、射、御、書、數,以現代意義而言,你又識幾多呢?捫心自問:你待人是否有禮?治事是否合度?發言是否由心?文藝是否略通?臨戰是否勇武?出手是否合義?體格是否強健?用字是否謙和?寫字是否傳意?文章是否合理?計算是否精確?用數有否公道?
講到咁,如果仲係以為六藝係啲過時嘢,我諗……都冇咩好講架喇。道理講盡,我哋嚟講手講腳講粗口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