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自主意識的敵人(李怡)

自主意識的敵人(李怡)

■民國報人張季鸞堅持「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的原則。


只因立法會選戰時在文章中引用了梁天琦一句話,就引來敗選者及其跟從者如對待殺父仇人般混罵,好像所有敗選都是我引用這句話的結果。體諒輸不起的人的情緒爆發。不過,昨天在fb看到一個貼文,倒可以談談。
貼文開頭是:「李怡的行為總和是零。李怡先生是不是本土派?不知道。有時候支持本土,有時候支持泛民,正負相加,他的行為總和是零。」這是針對我一本書的書名「一個人是一生行為總和」而來,奚落本領值得欣賞。
年屆八十,人生歸零不會是太久之後的事。若能把過去的累積一筆勾銷,一切從零開始,也不錯。可惜難以做到。
值得一談的是說我支持本土、支持泛民「一時加,一時減」,言下之意是前者是加,後者是減,因此「行為總和是零」。
這是當前把支持民主的人士予以派別劃分的趨向。對我來說,並不適用。因為我並非本土派,也非泛民主派。作為論政者,我的信條是民國時代報人張季鸞的「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其中「不黨」就是沒有黨派性,不歸邊,一切論說都發自內心,忠於自己信奉的價值觀和對事物的判斷。
更何況,有幾多個本土派?誰可以壟斷本土派?有幾多個泛民主派?怎樣去歸邊?
近幾年來,我提出「一切民主都是本土民主」,反對中國有民主香港才可以有民主,因為民主不是恩賜的。我遵循的是本土意識,包括本土優先,尤其是香港人的命運自主。我支持黃毓民的五區公投,支持黃之鋒的反國教,支持毛范的本土優先提案,支持戴耀廷提出和民主市民參與的雨傘運動,它是一次自主意識的洗煉。香港人最需要建立的是自主意識,最需要警惕的是黨派性,尤其是將派性綁架自由意志的行為。因此,要警惕將派性意志綁架選民的計劃,珍惜議會中反制政府的最強聲音。但這一切,作為言論自由都可以討論。
對我來說,我手寫我心而導致「左右不是人」,已經慣見。我因忠於自己而無悔。
熱普城提出的全民制憲,繼而提出五區公投,都體現香港自主精神,值得支持。但這次選舉提出的「永續基本法」,就讓人猶豫。《基本法》是香港歸屬中國的一國兩制產物,即使22條寫明中央各部門不得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但中共過去不守法的表現昭昭在目。因此我引用梁天琦的話:「你一日冇辦法同中國政府撇清關係,《基本法》寫成點,都係唔重要」。
儘管熱普城過去的「本土˙民主˙反共」觀念,廣被年輕人認同,但他們對「永續基本法」卻有保留。馮敬恩在fb上寫:「永續基本法與建設民主中國一樣,某程度上忽略了中共殘暴的本質,天真的與虎謀皮。」
在選舉論壇上一再表示不贊成港獨的陳云根,在選後說「永續基本法」就是「貨真價實的港獨」。他的前言後語令人莫測高深。
無須思考,認定了一個派別就死跟,一味黨同伐異,這種「派性」正是扼殺香港自主意識的敵人。不過,悲觀地看,這也許是華人社會逃不掉的宿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