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擺渡人》好笑在哪?(馮睎乾)

《擺渡人》好笑在哪?(馮睎乾) 



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但看戲就一定要。人生是個小心眼的婆仔,大事不惜工本,小事錙銖必較。我看《擺渡人》自然也有理由:見一下老朋友。這老朋友我知道已性情大變,面目全非,但念在年輕時他曾陪我度過一段美好時光,還是決心要看看他,幻想從對方皺紋密布的眼角,重尋自己年華逝水的青春。只是見面的餐館不能太貴,所以我選擇看早場。
驟眼看,這真是他媽的爛片。導演張嘉佳曾對王家衛說,「想用周星馳的方式拍一部王家衛的電影」,這句話迂迴曲折,意思不就是「拍一部向劉鎮偉致敬的電影」嗎?按導演的創作意圖來判斷,《擺渡人》是失敗之作,既沒有周的笑位,亦欠缺王的情調,只剩下劉的神經病。但如果你當《擺》是王家衛紀念澤東廿五周年的自嘲之作,保證你笑不攏嘴。
戲中張榕容做的「天下第一餅」是燶的,這不好笑,但假如「天下第一餅」是用來揶揄《擺渡人》呢?忘情的爸爸是餅王,好比壓抑的王家衛;張榕容繼承父業,未能忘情,做的餅難食到嘔,就像張嘉佳自己。戲內金城武送酒,戲外王家衛贈票,電影如餅,真的能自圓其說。梁朝偉勸人放下過去,說緣分是冰,若捨不得而把它握在手裏,冰化了便發現什麼也沒有。現實中王家衛偏唱反調,抓着年齡相加近百歲的梁朝偉、金城武不放,電影更毫無節操地loop金曲、玩舊作,不是擺明自嘲嗎?又有一幕,Angelababy沒去看偶像陳奕迅的演唱會,但在電話對陳說:「台下所有觀眾都是我。」我當時暗歎:絕呀,中國的確有千萬個跟Baby撞口撞面的人。
在你眼中《擺渡人》是部電影,對我來講它是王家衛最具後現代風格的反諷。時間是把殺豬刀,重慶再無森林,春光早已洩盡,至於2046,感謝中共擺渡人,香港也似乎提前三十年上岸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