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火災元兇放題香港(鄧達智)

火災元兇放題香港(鄧達智)

放題這兩個日文字,原意大概與漢字差別,不期然聯想崩潰、破堤、放任、無度。
朋友約在旺角彌敦道某商業大廈8樓,吃放題日本料理。電梯大堂的人龍排到大廈大門外,超過十層,層層餐廳,不論韓餐中餐、日餐泰餐,泰半以上標榜放題。三輛電梯有兩輛壞掉,決定走樓梯到八樓,但是扶手電梯只去到三樓,隨後沒見明顯指示有樓梯可走。無奈返回地面大堂,再等超過10分鐘才得迫入電梯上樓,非常不方便。
指定在個半鐘頭之內必須吃完(似餓殍是不?)埋單,離場。
另外兩輛電梯仍未修復,依循上樓模式等候,環顧四圍,沒見明顯指示Exit,如遇意外,大家爭相逃生的話,心慌馬亂,定必出現人踩人死得人多現象。
當時迷你倉大火仍未救熄,難免敏感。
政府那個部門發牌讓這些一棟接一棟的商業大廈,開設同一時間每層樓人客動輒二百人的餐廳?
莫說電梯壞了三分二,就是全部正常服務,繁忙時間上落也不容易。出現狀況,例如火警,電梯停止服務,我們細心尋過,不易找到逃生門連接樓梯,人心惶惶之際人人互相逃命定出現:
1,找不到逃生口。
2,樓梯空間不足以容納那麼多同時逃命的食客。
3,逃生口縱使明顯,不易找到。
4,如何相信樓梯間有足夠空氣流通?
不要說找不到逃生口?找到,如何迫入樓梯?未逃出街外之前早已被踩死,或焗窒息而死!
跟自己飲食起居原則違背,如非非常特別情況,拒絕浪費食物,不吃自助餐。就是吃光面前自己所取,長餐桌上鋪起連綿小山似各類食物,鮮見沒有餘下而且份量不輕。
不輕易吃自助餐,更難發起吃放題餐,但放題跟目下香港人心性完全吻合,一種喪屍模式,不管轄、沒控制,從政府部門表現到平民百姓吃食模式,淫行無道!
沒規管迷你倉火災慘情的苦況一點不迷你,創傷痛楚直達港人心臟,都為年青生命一而再的犧牲感到可惜,憤怒。
聯想「放題」,猶如香港普遍放任現象,那才是殺人真正元兇。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