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歸咎政治化 官商迴避責任的捷徑(李平)

歸咎政治化 官商迴避責任的捷徑(李平)

在中共港澳事務話事人張德江警告香港不要凡事政治化後,香港親共輿論及官場、商界如奉綸音,碼頭工潮、拒絕盲捐、預算案拉布儼然成了三大政治化事件而遭圍剿,大商家和港府看來勝算在握,甚至日後可以扯虎皮做大旗,一遇反對聲浪就扣上政治化的帽子,以此作為擋箭牌及迴避責任的捷徑。

昨日是五一勞動節,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工潮也踏入第35日。和黃港口集團董事總經理馬德富在多份報章撰文,表示期望透過坦誠的談判解決工潮。但是,他一邊聲稱「政治化而誇張失實的裝腔作勢卻從來是無助化解問題的」,另一邊又攻擊職工盟和李卓人更重視從工潮中「獲得一己的政治籌碼」。尤有甚者,他力撐外判商的靈活高效,隻字不提工人的薪酬、福利問題,完全迴避和黃集團的責任,恰恰是把工潮政治化。


在港府就雅安地震向四川省政府捐款一億元問題上,批評抗捐運動政治化的聲音,已從本港的親共媒體,延伸到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周五再審議港府撥款申請時,建制派勢必響應中共官方號召,力保撥款獲得通過,不再理會拒絕盲捐的民意,不再理會捐款使用監管的責任問題。


至於預算案拉布問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早前在網誌批評拉布是傷人傷己的「七傷拳」,又指拉布議員已達到向政府和社會表達其訴求的目的,呼籲議員停止拉布。曾俊華是以社會未有共識迴避政府是否應承擔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責任,而北京更把預算案拉布視為香港反對派旨在癱瘓港府運作的大事件,與佔領中環旨在癱瘓金融運作、碼頭工潮旨在癱瘓經貿運作,都是必須強硬反擊的事件。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來說,問題不在於剪不剪布,只在於剪布的方式。


顯而易見的是,指摘碼頭工潮、拒絕盲捐、預算案拉布政治化,本身就是政治化的舉動,本身就是轉移公眾視線的政治手法。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在香港主導的去政治化聲浪,旨在拖延、迴避政制改革問題,結果只會助長港府迴避在工潮、捐款、退休保障等問題上的責任,無助於香港逐步解決政治、經濟、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只會令香港重蹈內地迴避政改的覆轍。


內地推行改革開放30多年,官員貪腐、貧富分化、司法不公等問題越演越烈,主要原因就在於當局一直迴避政治改革。中國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喬新生曾撰文指中國的去政治化已走向極端,色情「黃段子」流行就是因為人們需要藉此表達政治意見、逃避等級森嚴的現實社會,「中國執政當局試圖通過去政治化,迴避中國改革中存在的政治問題,但卻在無形之中催生了中國的色情文化」。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去年底曾強調,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不失時機深化重要領域改革。對內地、對香港來說,無論是民主選舉,還是經濟轉型,都涉及政治利益、經濟利益的再分配,政治化是繞不開的議題,只有迎難而上,才能走出危坐火山口的困局。令人訝異的是,相隔不到五個月,中共高層在香港問題上就主張去政治化,是失去政治勇氣和智慧,還是另有隱情?中港兩地是不是要再次失去政改機會?


李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