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中國人非中國人(庸人自擾)


中國人非中國人作者: 庸人自擾


常聽人說「中國」,無論是愛國又好,反中也罷;自稱為中國人,抑或來生不願當中國人,中國與我們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然而「中國」一詞指稱為何,卻甚少有人會言明說清。
今日最常見之用法,固然是由中共建立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為分辨之,下稱「中共國」)。然而中共國立國以前,「中國」一詞早已可見於歷史筆文之中,泛指黃土上之政權。自古至今,此地長久均為所謂炎黃子孫之居地,正因如此,中國兩字又被引申至居於黃土中原之上的民族,即漢族,又可稱華夏民族。至此,「中國」一詞出現歧義,一指由國際承認之中共國,二指這片土地背後所引申之中華民族及其文化。兩者指稱相異,甚或抵觸對立,後者坐擁「種族大義」,前者卻無此必然,若不分辨清楚,隨時會有一人同時支持中國卻又反中之情況。
字詞言語混亂難免阻礙溝通,惹起諸多誤解以外,也讓小人有機可乘。就如馮煒光及其它支持國教科之流,於國教科事件中批評反對者之舉乃「去中國化」,便扭曲了反對者反中共國之原意為反中華之意,藉此激起港人民族之情支持國教科。反中華文化於華人社會無異是人神共憤,人所共誅之舉,然而若我們辨清中國之兩種意義,應能發現反中華之舉實在鮮有人為。即便如世界主義者如我並不拘限自己之身份於國家或種族,都十分推崇中華文化。

大多反共者否認「中國」人身份之時,所謂之中國實際指中共國,他們仍會以炎黃子孫自居,然而言詞之模糊卻會使人誤解他們背棄了漢族。同理,大多數港人自稱為中國人之意思,相信並非為宣稱自己為中共國人民之身份,而是說明自己乃華夏民族之一員。又如我們質問對方是否「中國」人時,其背後意義都是詢問其華夏民族一分子而非中共國人民之身份,唯因用詞無異,思想簡單者便同時認同兩者或同時反對兩者,而未能將兩者分辨。正因語言乃資訊傳播之途徑,錯亂的用詞容易導致錯誤之認知,加上中共欲借民族主義以鞏固其政權而刻意為之,這種混亂便非溝通混亂如此簡單。
以香港近期之反內熱潮為例,不少人就因無法區分兩種意義之中國,因反中共國而同時否認了兩者之身份。至於網絡著名群組如「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我是香港人」等,亦因未清楚定義「中國」一詞而令自己的定位有所浮動,一時以香港維持了中華正統自豪,換言之即承認自己漢族之身份,一時又似欲將香港與任何意義上之中國完全割裂。當然,如鍾祖康者徹底斷絕自己炎黃子孫之身份,但他很清楚兩者之別而非混淆兩者之流。相反,亦有很多人因將中共國與華夏民族混為一談而不得不同時支持兩者,在其眼中,中共國即中華民族之代表。

中共之誤導手段充斥各處,稍不留神即會被其引導洗腦。例如中共聲稱「台灣自古以來屬中國領土」,便暗有自己能夠代表中華民族收回此地之意,一旦你未能反駁此論據,即便你以其它論據推翻中共之論點,其實都等同承認了其背後隱含之潛台詞。今日華夏民族有兩個政權,從種族角度觀之,中共因掌控中土此因素而可謂比台灣較為正統,然而這不過為代表華夏民族必要條件之一而非充分條件。否則豈不是若其它國家侵佔了此地就可以代表炎黃子孫,漢族就要歸順此國?
中共國能否代表華夏民族,這個問題並無完說,例如封閉民族主義者可無視同澤於中共統治下之苦痛,說引領民族走向富強的中共具此資格。唯作為一個普世主義者,我堅持只有由人民認可之政權方為合法政權,且人民之意不可空口捏造,若非由實質的公正選舉選出(而非僅僅形式上之公正),一個政權終究不能代表其人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