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2日 星期二

港中文明鴻溝無藥可救(鍾祖康)


港中文明鴻溝無藥可救




過去數月香港有幾宗極壞消息。
第一宗是中國政治局常委俞正聲嚴正表明二○一七年香港將不會有真普選,只有假普選,理由是「確保愛國愛港力量在港澳長期執政」,而一幫中共鷹犬甚至已開始為作為假普選機制之一的所謂預選鳴鑼開道。
第二宗是,香港保釣愛國英雄楊匡前往北京探望被當局非法軟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隨行多名香港記者被寓所外的保安或公安狂毆。此等毆打記者的中國傳統,現正通過愛港力等組織移植香港。
第三宗是,鑑於中國道德全面破產,並配合中國奴隸主企圖以經濟手段來哄逗香港人的自由行,及由此派衍生的一簽多行,中國水貨客湧港狂掃奶粉亂港。
第四宗是,完全失控的自由行,帶來遠超香港能負荷的劣質遊客,加上大量中國人狂掃香港物業以清洗黑金或享用香港較文明的制度,香港租金或樓價繼續是全球最高,並由此誘發食店引進中國偉大發明──地溝油,以省錢支付天價租金。
第五宗是,鑑於《基本法》乃由法盲大國中國所製造以致漏洞百出,加上中國人最大願望之一是「來生不做中國人」,中國人一有機會就會逃出國門產子,從而釀成「雙非」孕婦淹港(當中包括傳任中國副總理、原統戰部長劉延東的千金也要跑到香港產子),由此觸發法盲大國中國企圖五度釋法。
這五宗壞消息,追源禍始,禍源不外一端,就是文明低的中國硬要統治文明較高的香港的必然後果。
近三十年前,當英中兩國發表《中英聯合聲明》,仿似普天同慶,我卻感到無比失落。當洛克和孟子都說人民連推翻暴政的權利也有,那麼,人民有權拒絕極權政權收回自己的自由土地,就更不在話下了。中國在聲明中承諾「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我們怎能期望一個靠講大話起家和維繫極權統治的政權,會信守這樣的承諾呢?從這角度看,擦屁股也嫌硬的《中英聯合聲明》,其價值顯然連草紙也不如。
三十年來,我始終反對極權中國收回自由的香港,一直認為香港臭老九販賣的「民主回歸」只是當街表演手淫之作。而民主派三十年來對北京邪政極盡屈辱的遷就或談判,並沒有感動了奴隸主,苦盡甘來,最終只落得如愛港力示威者樊自鳴因打記者判罰款後即被愛港力劃清界線而悲慘自鳴那樣:「外賣紙杯,用完即棄」。
為甚麼歷史的發展終於證明我那孤獨的堅持大對特對?因為當英國人已給香港惡補了人類文明課一個半世紀,而中國的司法獨立、新聞自由、宗教自由等還趕不上清朝,那中國有甚麼能力統治文明水平遠在其上的香港呢?就如德國統一,也只可能由較高文明的西德領導文明較低的東德。李柱銘說,當年魯平屢次向他及其他《基本法》草委說,英國人做到的,中國人也一定做得到。魯平的話,唯一意義就是再次印證孫中山說的:隨地吐痰與隨意放屁是中國人兩大陋習!中國的文明落後香港起碼一兩百年,更連一千年前的英國也趕不上,卻要在治港表現上向英國看齊,儍的嗎?
現在有人把港中衝突歸咎於文化差異,避提文明鴻溝,非常靠害!文化差異如回教徒印度教徒也能與香港華人和平共處呀。港中的文明鴻溝,乃無藥可救。面對生番統治,香港人只能逼上梁山,像台灣外蒙那樣走上獨立之路。

(聯繫作者︰http://joechungvschina.blogspot.no/
鍾祖康
《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