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

甚麼是「中國人」?


甚麼是「中國人」? 居港百年的非華裔港人申請特區護照被拒,入境處的理由是「他們沒有親屬是中國人」。這種說法,讓辛亥革命之前的華人都要恥笑其於九泉之下。


當代中國人對「甚麼是中國人」的標準,其實與納粹相去不遠。迷信「黃皮膚黑眼睛」十分普遍。連中大校長沈祖堯也以此為理,侃侃而談黃皮膚黑眼睛之「中國心」。這種觀念,實與希特拉強調德國人為金髮碧眼之日耳曼人一樣偏狹。


所謂中華民族的國族身份,不過是昨日之政治口號。孫中山在一百年前的確是用藥過度:為了鼓動大眾反清,接引歐陸偏狹的民族主義來華,硬生生將四萬萬人硬塞進一個叫「中華民族」的政治概念之中。五族共和,不過口號。為了權宜行事,將漢人劃出,作為反清主力。自此以後,中國民族主義實際上就是大漢沙文主義,今日回藏問題,當日之國族革命實為濫殤。


將歐陸式民族主義套到中國去,是有代價的。以前的中國,講究天下一家。只有服華禮、居中原的中原人,而沒有甚麼「自古以來」的中國人。既然沒有「中國人」,也就沒有「非中國人」。孟子曾記:「舜生於諸馮,遷於負夏,卒於鳴條,東夷之人也.文王生於岐周,卒於畢郢,西夷之人也。」古人信仰之聖人,尚且不是「中國人」;漢朝以後,就有中亞、西域人住在中國;李淵是胡漢混血,唐朝在長安設「坊」供波斯、羅馬、地中海地區的商人定居,李氏朝鮮王朝會派人到中國習儒(如朝鮮儒學家李穡到元朝留學入仕)。即使是「漢人江山」的明朝,亦無「中國人」之觀念:鄭和是雲南人、思想家李贄的祖上有伊斯蘭背景等等。「中國人」的定義,恐怕不是「新中國」人會考究的東西。中國國籍法依然嚴守十九世紀的種族觀念,因此喬寶寶和諸多非華裔港人,雖然植根香江百年,仍不獲入境處和中國國籍法承認。


香港開放百年,素來雲集五湖四海之人,與西方、亞洲及東南亞各地一直維持良好國際關係。香港曾經有過一段只問才幹,不問來歷的日子。不管你是不是中國人、有沒有中國心,只要嚮往自由、有心有能建設香港,就是香港人。有能久居之士不得護照,而雙非僅憑父母乃「黃皮膚黑眼睛」而登堂入室、雀巢鳩佔,既不公平,更有失香港務實開放之傳統。十五年來,香港徒然習染了許多共產中國的民族主義病毒。非華裔港人的港籍問題,又是一個核心價值因主權移交至中共手上而逐漸淪喪的明證。


盧斯達「無待堂」博客 
盧斯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