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6日 星期二

過氣老官


最近香港因為有人重新舉起九七年前的殖民地旗幟而引出很多的話題,一些早己消失於香港政壇的過氣老官紛紛粉墨登場,陳左耳、魯平、譚慧珠等等極左人仕,紛紛仿傚薄稀萊唱紅打黑,歌頌紅色事業,把社會主義的一套帶到香港,消滅港獨云云。


香港有沒有港獨不得而知,就算有也是被迫出來的。事實上,主權移交後十五年,一國兩制從來沒有真正落實,高度自治根本沒有出現,北京政府干預香港的情況反而越加明顯,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假如能夠依照高治自治管治香港,結果難料,現在連自治也沒有,當然也未到要求獨立的階段了。


魯平這些過氣老官,在香港人不斷談魯平的時候消失得無影無縱,如今又突然出現,真的奇怪。想當年,魯平在九十年代曾經說過香港零七零八年可以普選,這些說話在後來討論零七零八年普選時多次重新出現,很多人也召喚魯平先生解釋一下當年的說話,魯平卻消失了,有人還以為他與子女一起移民到美國了。香港人需要他的時候卻潛了水,如今為了一支英國殖民地旗幟卻飛身出現,指這個罵那個,其實老人家早應該與子女孫兒在美國享福了,做中國人真的辛苦,還是早日做美國人好了,魯平先生應該樂意美國人,中國人這個身份有寶嗎,魯平先生又知道否?


九七年前的香港旗代表的是英國管治香港,但也是一處自由之地,英國殖民地政府在七十年代開始改用非高壓的手段管治香港,港人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民主,香港使用普世價值觀處理問題,結果港人安居樂業。九七後特區政府卻使用特色中國價值觀管治香港,把香港變成獨裁國家下的一個都市,港人怎能歡喜。九七後的旗幟代表的是落後愚蠢和無知,大陸國家的五星紅旗更是暴力和血腥的代表,與之相比,港英旗就是自由民主的代表,這個道理,魯平陳左耳譚慧珠等紅人是不會明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