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放手讓港人自己管治自己才是解決香港問題的唯一方法。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中共北京政府向國際承諾,北京政府在九七年後曾經有一段時間是較為守護兩制和自治,可是在經過一段時間後,北京政府不斷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無視一國兩制的精神和原則,香港於是有人要求堅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結果是被北京的極左勢力視為港獨。


數年前開始,北京不顧基本法的規定,粗暴干預香港的自治,拒絕普選,香港人已經對自治承諾大打折扣,無限制的自由行,完全開放陸資進入香港,人事上官員和制度都是北京全權控制,動輒使用釋法權,香港的自治所餘無幾。陳雲的城邦論開始帶起了港人要求北京政府切實執行自治制度和精神,港人要求的不是獨立而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中所規定的自治權利。


在一個自由社會,有各式各樣的要求和思想是很正常的,這是香港的特色。有人打出港英旗,不是戀殖而是要對九七年後香港社會的每下愈況,與普世價值觀遠離的不滿,他們不是要求回英國的殖民管治,而是對新不如舊的不滿,香港沒有人想獨立,有的也只是被迫的獨立,香港不可能用大陸的一套管治,香港如果成為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香港還有存在價值嗎?


當年的達賴喇嘛要求的也是自治也被打成要求獨立,莫非今天的港人要求自治又要被指責為獨立?北京政府的極左政策如果在香港繼續實施,結果只有迫出一個真的獨立了,香港沒有人想獨立,也不要迫香港人搞獨立。今日的城市論壇,我們見到的是一班野蠻人與文明人的討論,其實不是討論,而是文革式批鬥,香港從來都有一班極左人仕,九七年前他們只是社會中的異類,沒有人會當他們是真的,九七後,北京政府把這些野蠻人放到香港的管治階層,這才是港人不滿的根源,放手讓港人自己管治自己才是解決香港問題的唯一方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